678彩票网登录

吉祥一见妙策和余氏眼圈儿便是一红想起父亲和

  
惯了,原本跟着荆王入蜀,是皇命在身,不得已而为之。如今住在利州,只要荆王还没走,他就不必与之同行,是以便提出要自
 
己四处走走散心。
 
    武士彟正想留下袁天罡,他能把李鱼奉若上宾,对袁天罡当然也十分敬重,忙笑劝袁天罡就住在武府,出入不禁,不会有人管束他的自由。袁天罡便欣然应允了。
 
    于是,武士彟备车先送荆王去滴翠台。滴翠台是原利州都督李孝常的别院,在城郊,风景极是优美。袁天罡既不同行,便直接留在了武府。
 
    武士彟伴着荆王李元则离开,杨氏夫人便陪着袁天罡去花厅小坐叙话,华姑闲极无聊,又存了瞧这袁天罡本领比她李哥哥如何的念头,便硬扯了杨千叶去花厅外听墙根儿。
 
    就听花厅中杨氏夫人笑道:“久仰袁先生神通,今日得见,三生有幸。却不知可否劳驾先生,为妾身看看相呢?”
 
    袁天罡笑道:“些许小事,夫人何必客气!”
 
    袁天罡原本不好仔细打量人家女眷,这时既是看相,却不用客气了,当下一双眼睛便定在杨夫人面上,额、眉、眼、鼻、唇,一一观望。袁天罡认真看罢杨夫人的面相,面露
 
赞叹之道:“夫人法生贵子,福缘深厚啊!”
 
    窗棂外,华姑撇了撇唇角儿,牵了牵杨千叶的衣角,小声嘀咕道:“拾人牙慧,没有创意!这话,李鱼哥哥也说过的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忍俊不禁,道:“你李鱼哥哥说过的话,人家袁先生可不曾听见过,怎么叫拾人牙慧呢?只能说是英雄所见略同,小丫头莫偏心,仔细听着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说罢,又复侧耳听着花厅中的动静,心中忽想:“英雄所见略同?那个借机揩油占我便宜的登徒子,算是什么英雄了?呸呸呸!”
 
    杨夫人一听袁天罡这么说,不禁心花怒放。袁天罡这话与李鱼说过的话大同小异,两相印证,杨夫人更加确信无疑了,忙叫人召呼两个继子到花厅来。杨夫人笑道:“元庆、
 
元爽,先生夸你二人福缘深厚呢,还不上前谢过先生!”
 
    武元庆和武元爽连忙上前施礼,心中也是有些自得。
 
    袁天罡看了看二人,眉头却是微微一蹙,待二人退下,才缓缓地道:“令公子福缘确是深厚,将来可官至三品,但……我观夫人面相,子嗣中当有人福缘更厚于两位公子才对
 
!”
 
    杨夫人一听更加惊喜,两个继子都可官至三品,那就意味着武家到了下一辈儿依旧是位高权重的官宦人家呀。却没想到,自家还有人更胜两个继子?那就只有自己的三个女儿
 
了。
 
    窗棂外,杨千叶和华姑互相偷偷看了一眼,华姑一脸不忿的神情便悄悄地消失了。“将来可官至三品”这么笃定的相辞,李鱼哥哥可是不曾说过的。
 
    杨夫人急忙命人把刚刚回到绣楼的长女武顺儿给唤至花厅,对袁天罡道:“先生看看,顺儿的福泽如何!”
 
    袁天罡深深地望了武顺儿几眼,微笑着点点头:“不错!不错!很好!很好!”
 
    武顺儿不明白母亲突然又把自己唤来做什么,不禁有些疑问地看向杨氏。杨氏却看出袁天罡有些敷衍,便对武顺道:“袁先生为我一家人看看面相,方才宴上不甚方便,所以
 
唤你前来,如今没事了!”
 
    武顺儿这才恍然,听袁先生说她福泽不错,心内也自欢喜。但是待她刚一退下,杨夫人便对袁天罡道:“却不知小女有何不妥,还请先生明示。”
 
    袁天罡犹豫了一下,毕竟不习惯说谎敷衍,便道:“夫人勿怪,实不相瞒,我观你这女儿,虽然身份贵重,却……不利夫!”
 
    袁天罡这么说,已经非常含蓄了,杨夫人一听也就知道,这是在说她女儿克夫,心中便有些不情愿。
 
    只是人家就是这么相的面,她也不能说什么。因为李鱼有一日只卜三卦的规矩,而且擅卜卦而不擅相面,她倒没让李鱼给女儿相过面,说不得改日再请李鱼为女儿相一相,看
 
看是否如此了。
 
    窗棂外边,华姑听到姐姐“贵而不利夫”的批语,不禁有些吃惊,脑袋下意识地向前一倾,“哎哟”一声便撞在窗棂上,杨夫人在厅中听见,微有怒,喝道:“什么人?”
 
    华姑吐了吐舌头,跑到门口站定,讪讪地道:“母亲,是我!”
 
    华姑说着,向一旁的杨千叶挤眉弄眼,希望她能站出来。有她在,母亲想必就不会太过责怪自己了。可杨千叶有点忌惮袁天罡给人相面的本领,却只摇头一笑,不肯现身。
 
    袁天罡看着站门口的华姑,目中精芒一闪,徐徐说道:“夫人,这孩子龙瞳凤颈,贵不可言!我观夫人福缘之厚,应该就应在这个孩子身上了。”
 
    杨夫人见华姑还穿着他哥哥年少时的衣袍,还跑来听墙根儿,正要责骂女儿不知礼数,一听这话大喜过望,忙道:“先生此言当真?”
 
    袁天罡看着正在那儿向一边挤眉弄眼的华姑,若有身深意地颔首微笑道:“当真!只可惜,他是男子!若是女儿身,可为天下主!”
 
    这话一出口,厅中的杨夫人,窗外的杨千叶同时吃了一惊,不约而同地看向华姑。杨夫人喜得一颗心都快跳出了腔子:“贵为天下之主?难不成……难不成华姑将来会坐镇中
 
宫,母仪天下?”
 
    窗外,杨千叶也一脸惊诧地看向华姑:“这小丫头片子,将来能做皇后?”
 
    两个人都以为“若是女儿身,可为天下主”说的是做皇后。皇后母仪天下,乃真龙天子之妻,自然也算是天下之主。毕竟自古以来,从无女子称帝,两个人的脑洞再怎么大,
 
也想不到袁天罡这句“可为天下主”的真意。
 
    华姑此时仍在求助似地向杨千叶挤眉弄眼、呶嘴儿示意,竟未听到袁天罡这句话。袁天罡望着门前阳光洒照下眉眼如黛、唇红齿白,额头圆润饱满的华姑,心中啧啧称奇。
 
    “初时在府前,我竟看走了眼,原来是个女娃儿!日月当空,照临下土;扑朔迷离,不文亦武!师弟那一卦,应该就应在她身上了!李渊当初以表兄身份夺我大隋江山,此女
 
来日以李家媳妇身份夺取大唐江山。以彼之道,还使彼身。天理循环,报应不爽啊!”
 
    :诚求点赞、月票!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 
 第091章 但求心安,莫问前程
 
    第091章 但求心安,莫问前程
 
    袁天罡是何许人也,既然看到了华姑的前程命运,对这样一个人物岂能不加注意?一旦注意,又岂会闹出连她是男是女都看走眼的乌龙。
 
    不过,撇下袁天罡本是大隋皇室后裔的这个隐秘不提,他也不会说破此事。做为一个修行人,袁天罡一直信奉为人处世当顺应天道,天道如此,又何必定要逆天行事?
 
    所以,他虽有一身绝学,而且自幼就知道自己实为隋文帝杨坚之子的秘密,但他从来也没有想过要招兵买马光复大隋江山。基于同样的原因,对于华姑的未来之秘,他也没有
 
多做解释。
 
    “就让武家人把它当成一个美丽的误会,总有一天,人们会明白我这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。”想到这里,袁天罡暗暗一叹:“那我又何必泄露天机呢?说到底,还是因为好胜
 
心,修练的还是不到家呀!”
 
    不过,袁天罡刚刚反省了一下,马上又自我安慰起来:“管他呢,随心所欲!人若全无心肝,就算修成了天眼通,又有什么意思!”
 
    杨氏只道袁天罡说的是自己女儿将来能做皇后,喜得几乎晕过去。她强自保持清醒,暗暗告诫自己:“只可说与相公知道,这等机密,万万不可泄露出去。否则一旦为人所知
 
,我家二囡只怕连进宫的机会都没有了,千万小心、千万小心!”
 
    杨氏这般想着,抬眼再看华姑,头戴平头小样巾子,身穿花绫短袍,腰束革带,下着合裆绿水袴裤,精神奕奕,浑若男童,竟是越看越顺眼。零九小說網明明见她正向一旁挤
 
眉弄眼、呶嘴做怪,想必有丫环侍婢在外陪同着,却也并不说破。
 
    杨氏放缓了语气,和气地道:“贵客当面,怎么就不懂些规矩。你这孩子,忒也顽皮!快回后宅里玩去,莫要淘气,晚上娘要考较你功课的!”
 
    华姑一听又要考较她功课,顿时垮下一张小脸儿,怏怏地答应一声,转过一边不见了。
 
    杨夫人转向袁天罡,欢喜地道:“多承先生吉言,只是这番言语,若传扬出去反而不美,先生……”
 
    袁天罡心领神会,微笑道:“袁某自然不会与人讲起的。”
 
    杨夫人道:“那就好,那就好!”心里盘算着等自己男人回来,少不得要奉赠一份厚礼给袁天罡。又想着得着紧打听着京里消息,皇长子应该已经有了太子妃,却不知是那太
 
子妃没福气,还是将来这太子要易主,如何把二囡许准了人家,一时间心神恍惚的,只剩下欢喜了。
 
    *************
 
    吉祥奔走街头,始终不见李鱼踪影,正想找人打听一下柳下司马府的所在。妙策陪着大腹便便的余氏恰从一间药房里出来,恰与她碰个正着。
 
    吉祥一见妙策和余氏,眼圈儿便是一红。想起父亲和继母对她是如何的无情,吉祥心中很是难过,但是虽然算是彼此脱离了关系,但父女血缘,这层关系终究是不能解除的。
 
    吉祥犹豫了一下,还是走上前去,微微低头道:“爹、娘,你们……”
 
    吉祥一句话还没说完,余氏已是脸一变,唬起脸儿拉起妙策道:“咱们走!”
 
    妙策也是神情一紧,如见蛇蝎地大声喝斥道:“从你自卖自身,归了张飞居,你与我妙家已经全无干系,还要说甚么。走开!走开了!”
 
    吉祥呆在那里,妙策喝斥着让她走开,自己倒拉着余氏,急急忙忙地走了,不时还回头看看,生怕吉祥再追上来的样子。
 
 
版权所有:678彩票网,678彩票网站登录地址 Power by DedeCms
联系地址: